关注我们
QRcode 邮件联系 新浪微博
首页 > 创业故事 » 正文

现场调查:韬蕴资本、易到用车遭遇生死劫

   条点评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  来源 猎云网

  作者 先声

  易到用车这几年颇不平静。

  作为网约车的前辈,易到起个大早,却赶了个晚集。在经历了内斗、创始团队出走、与乐视撕扯、被韬蕴资本收购等一系列事件之后,易到一直徘徊在生死边缘。

  而在后起之秀对易到伸出收购的橄榄枝时,它还是难以放下前辈的架子,矜持着等一个好价钱。易到一再错过,直到局面不可收拾。

  大股东深陷易到泥潭

  近日,易到用车的大股东发布内部通知称,公司因耗费大量资金挽救易到,融资自救难以到位,在财务上面临巨大的困难,目前已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营。

  韬蕴资本称,2019年2月19日起,公司各部门负责人将安排员工在家办公,期间暂停绩效工资发放,只做基本生活保障,恢复上岗时间将另行通知。

  2月20日上午,猎云网来到韬蕴资本办公所在地——北京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东方经贸城E1办公楼。这里可是黄金地段,一边坐落着蔚来汽车高大上的NIO House,另一边则是威马汽车的体验中心。

  该办公楼一层大厅必须刷卡或登记才能进入。前台工作人员告诉猎云网,由于某些原因,韬蕴资本已经从他们物业的电脑系统中删除。猎云网致电三名韬蕴资本员工,他们均未接听电话。

  而在大厅的一角,十来位前来提现的易到网约车司机,商量着如何才能拿到自己的血汗钱。本来2019年1月25日是易到司机提现的日子,不过当天易到方面称,司机提现日期已经顺延到2月22日,即本周五。

  在1月21日,韬蕴资本曾发布声明称,公司难以再对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,愿意半价出让所持有的易到33%股权。但对大资本来说,这个烫手山芋没多大吸引力。

  实际上,这些前来提现的司机并无表达诉求的机会,他们被所谓的“物业人员”拦在大厅闸机外,始终无法见到韬蕴资本的工作人员,只能干着急。

  韬蕴资本已经深陷易到的泥潭,处境堪比当年的乐视。

易到司机:被欠6万块,要讨个说法

  这些司机都是从易到公司的办公地闻讯赶来,还有一位来自天津。

  其中,有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也在向办公区的电梯间张望。这位林姓阿姨家住左家庄附近,儿子跑易到网约车有三年了,目前账户里有4万块尚未提现。林阿姨告诉猎云网,她一大早赶公交来这里替儿子讨债,为了不耽误跑车,她儿子仍在用易到软件拉客。

  “易到在手机上说了,22号给提现,我就让孩子再开两天,要不然也是闲着。”林阿姨说。

  来自亦庄开发区的焦师傅被欠了近3万块,年前他去北京站附近的万豪酒店(易到当时办公所在地)提了一次现,当时抱着侥幸心理又开了一段时间,如今被套住后悔不已。

(焦师傅的易到账户中,可提现和即将到账的金额近3万元)

  在韬蕴资本楼下讨债无望,焦师傅又掉头来到万豪酒店,这里已人去楼空,并不见易到的半点踪影。

(大成国际楼下部分讨债司机和家属)

  多方打听后才知道,易到的办公室已经搬到百子湾的大成国际。焦师傅几经辗转来到大成国际,才发现易到公司又搬走了。(大成国际楼下部分讨债司机和家属)

  墙上贴着北京梦想加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猎云网注:易到办公场所的合同签订方,下称“梦想加”)的合同解除通知函以及易到的通知,称易到的房屋租赁合同已于2月19日到期,易到已经搬离大成国际。

(大成国际楼下张贴的易到搬离通知函)

  梦想加称,易到的行为及近期的事件(猎云网注:司机向易到讨债维权事件)已严重违反双方合同,构成根本违约。而易到在这里办公还不到两个月。(大成国际楼下张贴的易到搬离通知函)

  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叔情绪比较激动,他告诉猎云网,其账户中还有6万多块钱没有提现,易到一定要给个说法。

  有人告诉大叔,易到的大股东韬蕴资本资金链断裂,员工已经回家办公。大叔反问“司机跑车为易到挣的钱都去哪儿了”。

  很多司机认为,现在易到资金紧张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,就是年前对乘客推出的补贴活动,“限时三天充1000返600”,被司机师傅称为“最后的疯狂”。

  有一位住在朝阳北苑家园附近的司机师傅,他被欠了8000多块。“我被欠的没别人多,但也是一单单换来的血汗钱,每天来讨债,耽误工作还要搭上地铁钱。”这位师傅有些无奈。

  来大成国际讨债的司机师傅们发现易到搬走,只好散去,等待2月22日提现。而眼看易到的大股东韬蕴资本无力续租,员工只能窝在家中办公,22日提现希望渺茫,司机师傅心头的阴云恐难消散。

易到的泥潭有多深?

  易到把一手好牌打烂,多少有些宿命的味道。

  2010年5月,易到用车在于北京成立,它也是全球最早的网约车平台之一,徐小平是其天使投资人。创业多年的周航,认定“车”是未来发展的大趋势,于是坚定地押注这一赛道。

  在易到最风光的时刻,其网约车市占率一度高达80%。

  想当年,易到也是资本的宠儿。从2010年成立到2014年,易到平均每年一轮的融资节奏让不少创业公司羡慕。

  2012年,也就是传说中的“世界末日”那年,滴滴和快的打车相继诞生。在滴滴们以空前的补贴力度大打价格战时,易到考虑到过多融资会稀释股权,从而对竞争形势产生误判,“绝不参战”的豪情还未退去,合并后的滴滴已经坐大。

  易到再想跟进,有心无力,经营陷入困境。2015年10月20日,易到完成D轮融资,乐视控股正式确认乐视汽车已经与易到用车签署股权投资协议,获得后者70%的股权,成为易到的控股股东。

  乐视入主之后,易到有了底气,开始推出大规模的促销活动,截至2016年年中,易到用户充值返现总金额高达60亿人民币,实际上乐视的资金到账也只有一两亿美金。资金缺口一时难以弥补,2017年3月,易到车主提现难、供应商欠款,以及用户打不到车等问题相继爆发。在曝出乐视挪用易到13亿元资金之后,经过一番撕扯,易到创始团队含恨离开。

  易到的黑暗时刻开始了。

  然而,由于乐视自身难保,易到被二度卖身。

  2017年7月,韬蕴资本宣布收购乐视所持有的易到70%股权。韬蕴资本CEO温晓东想借助易到的网约车拍照杀入该领域,并计划通过在日本、马来西药等地的布局,避开国内的激烈竞争,以海外反哺国内。

  韬蕴资本入驻后,易到团队再次大换血。2018年5月,百度外卖原CEO巩振兵入主易到。2018年11月16日,一条“易到高管被CEO逼迫下跪磕头”的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,迅速成了媒体焦点。巩振兵不但没有理清管理头绪,还让易到的管理更加混乱。

  收购易到之后,韬蕴资本发现了“猫腻”。昨日晚间,温晓东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发文,详细复盘了韬蕴资本与乐视反目的经过。
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标签:
YouTube上出现儿童色情内容:迪士尼、雀巢撤出广告
北京明日0时至周日启动重污染橙警

已有条评论,欢迎点评!